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首 页 | 本所介绍 | 新闻动态 | 精彩案例 | 保险法领域 | 房地产法领域 | 其他领域
上海旅行社 有机玻璃雕刻
本所介绍

本专业保险律师网站系由北京格丰律师事务所建立,由本所郭玉涛律师负责。     格丰律师事务所一、格丰概况 北京格丰律师事务所(简称“格丰”)于2002年设立于北京,是由一批中国精英律师组成的合伙制律师事务所,致力于为中国精英客户提供全方位的法律服务。格丰律师有着非常丰富的诉讼业务与非诉业务的法律服务...     <查看详情>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锐观点 >> 正文 (返回上页)
新锐观点
 
投保人授权披露被保险人的医疗信息,是否有效?
发布时间:2018-05-19 作者:

投保人授权披露被保险人的医疗信息,是否有效?
 
 
 
(案件事实)
 2016年10月31日,胡先生为自己夫人李女士向某保险公司投保主险《健康一生重大疾病保险A款》、 ,投保人是胡先生,被保险人为李女士本人。保险公司同意承保,保险合同成立。
投保人胡先生在投保时确实看到了、接受了投保单上的如下文字:“本人授权贵公司可以从任何单位、组织和个人就有关保险事宜查询、索取与本人有关的资料和说明,作为审核本投保申请及评估相关理赔申请的依据,贵公司对个人资料承担保密义务。”
后,李女士罹患重疾,向保险公司索赔。保险公司委托调查公司,到李女士曾经体检、看病过的医院去调查,发现李女士曾经在投保前罹患过某些疾病,保险公司遂声称李女士存在不如实告知情形,提出拒赔。那么,保险公司、调查公司这种调查行为到底是否有效?合法?
 
(律师评析)
其实这样的情形,可以说在保险合同纠纷诉讼中司空见惯,时间久了大家似乎麻木了,没人对此进行过深层次的思考与反对。可是,如果我们深刻地想想,情况就不同了。
 假如投保人就是被保险人,自己为自己投保,自己授权保险公司调查自己的医疗信息,此时投保人的授权是基于对保险公司的信任,但是保险公司合作的其他机构,例如调查公司、公估公司等,投保人并不了解、并不信任。
所以投保人仅仅是授权给保险公司,仅仅是允许保险公司针对有关保险事宜查询、索取有关的资料。投保人并没有、也不会授权给保险公司以外的其他机构来查询、索取与被保险人有关的所有资料。
 本案中,如果保险公司去医院收集被保险人的资料,也就罢了。保险公司却找调查公司去收集,这个就比较扯了。因为调查公司实际上根本没有得到投保人本人的授权。
而所谓保险公司的授权根本就不成立,因为在未得到投保人许可的情形下,保险公司并没有转授权的权利,保险公司不能委托其他机构、保险公司、私人侦探等去收集被保险人信息, 所以调查公司的所谓调查、收集,根本无法律依据,根本就是侵犯公民隐私。
并且,调查公司去调查公民的医疗信息,还做成报告,那么肯定调查员知晓了公民隐私、调查公司肯定也知晓了公民隐私,那保险公司承诺的保密义务何在?必然是荡然无存。这一结果严重背叛了投保人在投保时对保险公司的信任。
还有一种更复杂的情形,我们知道人身保险合同在很多时候是一种为第三人设定权利义务的合同,投保人、保险人是合同的主体,是合同当事人,但是往往会为被保险人设定权利、义务。 在很多情况下,投保人与被保险人不是同一人,像本案这样,夫妻一方为对方投保的情形中,这就会出现更多的问题。
我国《保险法》中,仅在第34条规定由被保险人同意以死亡为给付保险金条件,在第39条规定由被保险人同意指定受益人,在第41条规定由被保险人同意变更受益人,其他并无需要被保险人同意的表述。
现实中,很多保险公司在制定投保单内容时,会写明,投保人、被保险人允许保险公司收集被保险人的医疗信息或者各种与理赔相关的信息,投保人签字了,但是被保险人并没有签字。在互联网保险业务、过程中,被保险人恐怕根本就看不到这样的字样,更谈不上什么同意了。
而一旦保险事故发生,保险公司就凭借这样的授权,去找医院、诊所、体检中心、同业保险公司等索取被保险人的医疗信息或者其他信息,收集这些信息,目的是作为证据使用。而作为证据的目的,往往是为了拒绝承担赔偿责任,是为了达到对被保险人不利的后果。那么这样的收集证据、举证等行为到底是否有效?
这里我们先只谈医疗信息问题,我认为,《侵权责任法》 第六十二条规定:“医疗机构及其医务人员应当对患者的隐私保密。泄露患者隐私或者未经患者同意公开其病历资料,造成患者损害的,应当承担侵权责任” 。
因此,除了患者本人、或者患者同意之外,医疗机构不能公开患者隐私、患者病历资料等。推论对于医疗信息,只有患者本人的同意为最终同意,其余人譬如父母子女雇主等,均无替代同意的权利。但是父母作为子女监护人,为子女投保情形除外。
因此,在投保人与被保险人非同一人情形下,若投保人并非父母监护人,譬如像本案这样,仅仅是夫妻关系的话,一方作为投保人,未经被保险人同意,则不能授权保险公司去调查收集被保险人医疗信息。即便投保人做这样的授权,于法无据,应当属于无效。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 第六十八条规定:“ 以侵害他人合法权益或者违反法律禁止性规定的方法取得的证据,不能作为认定案件事实的依据。”
所以, 证据不仅看内容,还要看来源、程序上的合法性,调查公司从医院获取公民的医疗信息是违法获取,保险公司从调查公司获取这些信息资料也是违法获取。因此,本案中,保险公司提供的所谓李女士医疗信息等全属非法无效,不具有证据效力。 擅自获取、提供、出售公民的医疗信息,是严重的违法行为,甚至构成犯罪。
 
北京格丰律师事务所 合伙人 郭玉涛律师
北京格丰律师事务所 合伙人  郭玉涛律师
 
电话010—82845471   82845472  13701162475
手机网站: http://m.lawyer-guo.com  
 
专业、高效地帮您处理各种涉及保险、金融领域纠纷,办理涉及人身保险、财产保险、责任保险、保证保险、信用保险等诉讼及仲裁,维护您的权益,为您争取最大利益。

友情链接
我的信箱  |  联系方式  |  刊登广告  |  使用说明  |  豁免条款
京ICP备14000852号-1
保险法律师 电话: 82845471 / 72 手机: 13701162475
Copyright 2006 www.lawyer-guo.com Brilliance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建设:清木源科技
您是本网第 位客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