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首 页 | 本所介绍 | 新闻动态 | 精彩案例 | 保险法领域 | 房地产法领域 | 其他领域
上海旅行社 有机玻璃雕刻
本所介绍

本专业保险律师网站系由北京格丰律师事务所建立,由本所郭玉涛律师负责。     格丰律师事务所一、格丰概况 北京格丰律师事务所(简称“格丰”)于2002年设立于北京,是由一批中国精英律师组成的合伙制律师事务所,致力于为中国精英客户提供全方位的法律服务。格丰律师有着非常丰富的诉讼业务与非诉业务的法律服务...     <查看详情>

当前位置:首页 >> 其他领域 >> 正文 (返回上页)
其他领域
 
发改委“成品油价 暂不下调”的违法性
发布时间:2016-01-05 作者:


发改委“成品油价 暂不下调”的违法性
 
 
 
国家发改委做出‘油价暂不 下调’的规定,并在官网上进行了解释说:“ 根据现行成品油价格形成机制的有关规定,暂缓调整国内成品油价格。 随着社会经济快速发展, 我国环保形势日益严峻,一些地区以臭氧、灰霾污染为特征的复合型污染日益突出,机动车尾气排放是造成空气污染的重要原因之一。充分发挥成 品油价格杠杆作用,是促进资源节约、治理大气污染的重要手段。低油价时,保持国内成品油价格基本稳定,有利于抑制石油消费的过快增长和能 源结构调整,促进环境保护,改善空气质量。国家将统筹考虑各方面因素,抓紧完善新形势下成品油价格形成机制,并向社会征求意见。 ”
其实这个规定,以及其解释,都是不合法的。
发改委称,是“根据现行成品油价格形成机制的有关规定”,暂缓调整国内成品油价格的,那么这个“有关规定”到底是怎么说的 呢?
所谓有关规定,指的就是《国家发展改革委关于进一步完善
成品油价格形成机制的通知》 (发改价格[2013]624号),以及这个文件的附件《 石油价格管理办法(试行)》。那么这两个文件到底说了什么呢?
国家发展改革委关于进一步完善成品油价格形成机制的通知》第一条第(三)段规定:“完善价格调控程序。当国内价格总水平出现显著上涨或发生重大突发事件,以及国际市场油价短时内 出现剧烈波动等特殊情形需对成品油价格进行调控时,依法采取临时调控措施,由国家发展改革委报请国务院批准后,可以暂停、延迟调价,或缩 小调价幅度。当特殊情形消除后,由国家发展改革委报请国务院批准,价格机制正常运行。”
《 石油价格管理办法(试行)》第六条规定:“ 汽、柴油价格根据国际市场原油价格变化每 10个工作日调整一次。调价生效时间为调价发布日 24 时。 当调价幅度低于每吨 50 元时,不作调整,纳入下次调价时累加或冲抵。
当国内价格总水平 出现显著上涨或发生重大突发事件,以及国际市场油价短时内出现剧烈波动等特殊情形需对成品油价格进行调控时,由国家发展改革委报请国务院 同意后,可以暂停、延迟调价,或缩小调价幅度。特殊情形结束后,由国家发展改革委报请国务院同意,成品油价格调整继续按照本办法确定的规 则执行。”
由此可见,对于成品油的调 价,有正常调控、临时调控两种模式。正常调控就是按照国际市场原油价格、时间等因素进行调控,该涨就涨,该降就降。
所谓临时调控,就是不按照 国际市场原油价格、时间因素进行调价,该涨不涨,该降不降。
那么,什么情况下,才能进 行临时调控呢?
按照这两个文件的规定,我 总结出了临时调控的三个前提条件:
1、 当国内价格总水平出现显著上涨或发生重大突发事件(请注意仅仅规定了价格上涨情形,而没有规定价格下降的情形);
2、国际市场油价短时内出 现剧烈波动等特殊情形;
3、国家发展改革委报请国 务院同意;
总共就这三 个条件,其他再没有了。 “促进资源节约、治理大气污染”不是可以不降油价的前提条件、“抑制石油消费的过快增长和能源结构调整”也不是可以不降油价的前提条件。若想该降油价而不 降,则必须满足前述三个前提条件中的1、3或者2、3项才可以。
可是在2015年12月份,成品油国内价格总水平出现显著上涨了吗?没有!国内出 现重大突发事件了吗?没有!
也许国际市场油价短时内出 现剧烈波动了?迪拜原油价格在12月初的时候,还是40美元一桶,12月底的时候,已经跌到了32美元一桶。布伦特原油价格,则从月初的 43美元一桶,降到了月底的36美元一桶。
如果把这个理解为价格剧烈波动,我也无话可说,可是这是降价啊,国际市场降这么多,咱们也别跟着降,好歹降一点,总是应该 的吧?
另外,发改委并不是自己想不降价就可以不降价的,必须得到国务院的批复才有权该降而不降的。不过,在发改委的声明中,国务 院的官网中,我都没有看到国务院的有关批复在哪里。
所以,我们可以得出结论,2015年的12月份,并没有出现发改委可以临时调控油 价的前提条件, 因此发改委无权采取临时调控措施,无权该降油价而不降。
依法治国的核心,起码要依法办事,其次要公平诚信。石油价格管理办法并不是一般的行为规范,而是对涉及国计民生的大宗商品 的定价规则,实质上是政府与人民关于大宗商品的价格契约。契约也罢、法规也罢,如果依法办事就不能随意变更,就算是合理的理由,也不能说 变就变。如果连合理的理由都没有,试问诚信何在?
君子之德风,小人之德草,如果政府不讲诚信,则何以让民众讲诚信?如果上上下下都不讲诚信,还能依法治国?见小利而毁大 义,此错大矣。
北京市理格丰律师事务所 郭玉涛律师
-- 
郭玉涛律师
北京市理格丰律师事务所
电话:010--82845471  82845472  82845603
传真:010--82845607
手机:13701162475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中关村大街19号新中关大厦B南1009室
邮编: 100080

友情链接
我的信箱  |  联系方式  |  刊登广告  |  使用说明  |  豁免条款
京ICP备14000852号-1
保险法律师 电话: 82845471 / 72 手机: 13701162475
Copyright 2006 www.lawyer-guo.com Brilliance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建设:清木源科技
您是本网第 位客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