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首 页 | 本所介绍 | 新闻动态 | 精彩案例 | 保险法领域 | 房地产法领域 | 其他领域
上海旅行社 有机玻璃雕刻
本所介绍

本专业保险律师网站系由北京格丰律师事务所建立,由本所郭玉涛律师负责。     格丰律师事务所一、格丰概况 北京格丰律师事务所(简称“格丰”)于2002年设立于北京,是由一批中国精英律师组成的合伙制律师事务所,致力于为中国精英客户提供全方位的法律服务。格丰律师有着非常丰富的诉讼业务与非诉业务的法律服务...     <查看详情>

当前位置:首页 >> 精彩案例 >> 正文 (返回上页)
精彩案例
 
考虑周全,为客户争取保险金185万元
发布时间:2015-03-06 作者:

考虑周全,为客户争取保险金185万元
 
 
刘女士是一家公司股东之一,2012年底,其公司需要向招商银行贷款。刘女士将自己名下、正在居住的位于北京市昌平区别墅一套及相关配套设施设备等,做为抵押物,为该项贷款向招商银行进行抵押担保。
因抵押物需投保财产保险,为正确评估抵押物价值,以确认贷款总额、保险金额等,房地产评估有限公司对前述别墅一套及相关配套设施设备等进行了资产评估,并于2012年12月28日作出了《房地产抵押估价报告》,确认抵押物价值总价为971.14万元,并明确写明评估结果是指在目前房地产市场状况下(即指估价时点是2012年12月4日),估价对象(即指保险财产)在现状利用下的房地产公开市场价值,包括与房屋有关的结构、安装、装修工程价值,不包括可移动家具、电器等物品价值。
后,刘女士按照招商银行要求,将自己的姓名、身份证号码等信息告知了招商银行,由招商银行将该信息电邮给保险公司中国平安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北京分公司(以下简称“保险公司”)。
刘女士支付了保险费4268.26元。后银行告知刘女士,保险单已经生效,贷款也如期发放,但保险单并未交付给刘女士,所以刘女士对于保险单情况不知情。
2013年6月20日,上述保险财产发生火灾,火灾造成保险财产房屋及配套设施设备等、地面汽车、人员严重受损。2013年6月21日,刘女士就此起事故向保险公司进行了报案。
直到2014年5月份,刘女士才从第一次从招商银行处看到了保险单正本,得知保险单号为10120001900079298210,签发日期为2012年12月28日,保险期间为2013年1月6日中午12时起至2014年2月6日中午12时止,保险种类为财产综合险,保险金额为970.06万元。
保险事故发生后,保险公司委托的保险公估公司要求刘女士提交各种设施设备原提供商的修理费用报价、预算等资料。刘女士无奈,多方奔走,耗费大量精力、资金理算后,向保险公司委托的公估公司提交了多达几百页的火灾损失费用清单,损失共计为354万元(不包含可移动家具、电器等物品)。
可是,对于刘女士的上述实际损失,保险公司既不做任何赔付,也不说拒赔,就这么一拖再拖。虽经刘女士多次催促,保险公司表示,最多能赔偿70万元,多了不赔,因为不相信刘女士的损失有那么多。但是,又没有任何证据怀疑刘女士的鉴定结论,所以就拖下去,希望刘女士就范。这一拖,就拖到了2014年12月份。
由于保险公司始终无理不支付保险金,致使刘女士无钱修复受损财产,只能在他处租房暂住至今,房租支出甚巨,给刘女士带来了巨大的不便与精神痛苦。
刘女士找到我们,希望我们帮助其解决这个巨大的问题。
我们向北京市铁路运输法院提起了诉讼,同时也不放弃任何机会,积极与保险公司展开协商。但是保险公司并不太当回事,只是表示愿意最多赔偿100万元。我们提出,保险公司已经超过了赔偿的时效规定,应该起码先将这100万元赔偿给刘女士后,双方再通过诉讼解决其余的问题。保险公司表示,不可能先给钱。因此,双方实际上无法达成一致。
 
 
 
二、本案几个焦点问题
在双方的谈判及本案开庭审理过程中,我们总结出了本案的几个关键问题, 双方对此有很多截然不同的认识,我们一一列举:
 
1、保险公司认为,本案所涉保险的保险标的仅仅是房屋建筑本身,在保险单中予以载明,不含房屋内的装修等部分。
我们认为,保险公司的观点是错误的。
保险单并不等于保险合同,保险单载明的内容也不等于双方约定的保险合同内容。保险单是保险合同的凭证之一,保险单应该准确地载明双方约定的保险合同内容。可是,如果保险单没有准确载明双方约定的保险合同内容,那么我们就必须要考虑双方约定的合同内容到底是什么了。
在本案所涉保险单上载明的“保险项目”是“房屋建筑”,那么这个是真实、准确地载明双方约定的保险合同内容吗?或者说,双方投保、承保过程中,是明确约定将房屋建筑作为保险标的吗?不是的。
事实上,刘女士投保这个保险,是将房屋建筑、房屋建筑内的装修及相关设施设备等,一并作为保险标的的。
请注意,本案所涉的保险,并不是家财险,也不是房屋险,而是财产综合险。在保险公司的格式条款《财产综合险条款》第二条明确规定:“本保险合同载明地址内的下列财产可作为保险标的(一)属于被保险人所有或与他人共有而由被保险人负责的财产;(二)由被保险人经营管理或替他人保管的财产(三)其他具有法律上承认的与被保险人有经济利害关系的财产”。
那么,刘女士作为抵押物的财产到底包括什么呢?
包括房屋本身以及房屋占用范围内的土地,这个大家都理解。但是,含不含房屋内的装修、设施设备呢?肯定包含。
而对这个抵押财产进行评估的时候,也已经将房屋有关的结构、安装、装修工程价值一并作为了抵押物组成部分进行评估,而那些可移动的家具、电器等,则没有列入抵押物的价值之中。
抵押物财产评估的总价,也就是保险价值为971.14万元,保险单确定保险金额970.06万元,基本等于保险价值,同时,保险费也是以这个价值作为计算依据的。可以看出,评估报告所涉及的房屋有关的结构、安装、装修工程价值全部构成了保险标的。 
 
2、保险公司认为,刘女士的损失还应该计算折旧,对此我们不予认同。
首先,在本案所涉保险合同中,并没有提到过是否在理赔的时候扣除折旧的问题。
在保险合同第八条第七项的规定中,提及“自然磨损、自然损耗”保险人不负责赔偿,那么这个是否理解为应扣除折旧呢?我们认为,也不应该这么理解。
首先,自然损耗是物体自身的特性,与人为规定的折旧根本不同。譬如一辆车,按照人为规定的折旧期,可能15年就折旧完了,可是如果保养得法,这个车能保存70多年。或者一套房子,按照保险公司的折旧公式,折旧期估计也就是几十年,但是很多古建筑几百年存续,比比皆是。因此,不能把所谓“自然磨损、自然损耗”理解为保险标的物折旧需要扣除不赔偿的意思
关于折旧的问题,事实上并无明确的法律规定,但是在实践中也有一定的规则,如果标的物全损,可能会考虑到折旧的问题。但是,如果标的物仅仅是部分损失,仅仅需要部分的维修、更换等,则一般不考虑折旧问题。譬如车辆部分损失了,需要更换部件,都是把破旧的部件换下,将全新的部件换上,有谁会考虑折旧吗?有谁会用旧的部件来更换吗?没有的。
更何况,刘女士的房屋、装修、机电设备等,在2012年12月28日评估完毕,而评估的时候,实际上已经扣除了从全新房屋到2012年12月28日期间的折旧,这一点在评估报告中说的很清楚。
保险公司是按照这个评估报告确定的价值承保的,也就是说,保险公司确定的保险标的物的价值,是在扣除完折旧后的价值。2013年6月20日,保险事故发生。就算要考虑折旧的话,也只能考虑从2012年12月28日到2013年6月20日这半年期间的折旧,不能再把已经扣除的折旧重新扣除一遍。
 
3、保险公司认为,房屋评估价格才100多万元,因此因为刘女士声称的损失数额过高。
刘女士的这个房屋在投保之前,做过评估,其中对于房屋的重置成本价计算为146.13万元。保险公司因此对于这一点强烈不认同,认为整个房屋才146.13万元,怎么能要求300万元以上的保险赔偿金呢?暗示刘女士的损失大于房屋总价所以很荒唐。
这实际上是保险公司在偷换概念,因为这个评估的房产价值,实际上是开发成本、管理费用、、投资利息等条件下的评估价格,简单说就是房屋的建筑安装成本。不含装修和机电设备等,基本上就是房屋结构、框架、空壳的毛坯房的价值。并不是地面以上的房屋的总价值。
在这次火灾事故的损失中,涉及到房屋结构、框架本身的损失,只有第一项“结构”部分,损失为428402.24元,也远远不超过146.13万元的房屋结构、框架评估价值。
其余的损失,主要都是机电设备与装饰装修。所以,保险公司的相关主张不成立。
 
4、保险公司未按期予以赔付,应该承担相应责任。
我国《保险法》第二十三条规定:“保险人收到被保险人或者受益人的赔偿或者给付保险金的请求后,应当及时作出核定;情形复杂的,应当在三十日内作出核定,但合同另有约定的除外。保险人应当将核定结果通知被保险人或者受益人;对属于保险责任的,在与被保险人或者受益人达成赔偿或者给付保险金的协议后十日内,履行赔偿或者给付保险金义务。保险合同对赔偿或者给付保险金的期限有约定的,保险人应当按照约定履行赔偿或者给付保险金义务。     保险人未及时履行前款规定义务的,除支付保险金外,应当赔偿被保险人或者受益人因此受到的损失。”
第二十五条规定:“保险人自收到赔偿或者给付保险金的请求和有关证明、资料之日起六十日内,对其赔偿或者给付保险金的数额不能确定的,应当根据已有证明和资料可以确定的数额先予支付;保险人最终确定赔偿或者给付保险金的数额后,应当支付相应的差额。”
从法律规定看,在被保险人提出保险金索赔请求后,核定损失是保险公司的责任,并不是被保险人的义务,保险公司最迟应该在接到请求60日后即应予以理赔、或部分理赔、或者拒赔,总之应该有个明确的说法。
可是本案中,事发后刘女士及时报案索赔,事实上就算考虑什么补交期间,至今一年半过去了,保险公司却什么说法也没有,这是不对的,这种无理由的推诿不理,严重损害了刘女士的正常生活秩序,侵害了刘女士的权益,也败坏了保险公司的诚信形象,应该予以惩罚。
 
 
 
三、结果
经过多方努力,最终,保险公司愿意进行调解,在北京市铁路运输法院主持下,双方达成了一致,法院出具了《2015》京铁民(商)初字第16号民事调解书,保险公司一次性向刘女士赔偿保险金185万元,刘女士愿意做出部分妥协,以尽快修复房屋,回复正常生活。双方对此都表示满意。
 
 
 
 
北京市理格丰律师事务所  郭玉涛律师  合作人
010--82845603  13701162475
 

友情链接
我的信箱  |  联系方式  |  刊登广告  |  使用说明  |  豁免条款
京ICP备14000852号-1
保险法律师 电话: 82845471 / 72 手机: 13701162475
Copyright 2006 www.lawyer-guo.com Brilliance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建设:清木源科技
您是本网第 位客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