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首 页 | 本所介绍 | 新闻动态 | 精彩案例 | 保险法领域 | 房地产法领域 | 其他领域
上海旅行社 有机玻璃雕刻
本所介绍

本专业保险律师网站系由北京格丰律师事务所建立,由本所郭玉涛律师负责。     格丰律师事务所一、格丰概况 北京格丰律师事务所(简称“格丰”)于2002年设立于北京,是由一批中国精英律师组成的合伙制律师事务所,致力于为中国精英客户提供全方位的法律服务。格丰律师有着非常丰富的诉讼业务与非诉业务的法律服务...     <查看详情>

当前位置:首页 >> 精彩案例 >> 正文 (返回上页)
精彩案例
 
精心计算,维护客户重大权益
发布时间:2012-08-17 作者:

精心计算,维护客户重大权益

一、本案基本事实

  某粮油集团公司是一家从事粮油进口、生产、销售的大型集团公司, 2008年7月22日,粮油集团公司某保险公司签订《货物运输保险项目预约保险协议》。 

协议约定,每笔保险业务的保险金额,按照货物临时估价的110%确定。短量以外的保险事故无免赔率、免赔额的规定,如果是短量保险事故,则按照保险金额千分之三的比例确定免赔率,即保险金额千分之三范围内的短量,保险公司可不予赔偿。

  此后,粮油集团公司陆续开始进口大豆,也按照《货物运输保险项目预约保险协议》约定,向保险公司投保保险,出现保险事故后,这些保险公司也会依约进行理赔。但是,下列几单保险业务,保险公司未进行保险赔偿:

1、2008年10月29日,承运船舶为BULK JAPAN 号一票货物, 短量损失是  248994.1872   元 保险公司认为货物的短量是由于货物水分自然损耗导致的,属于除外责任条款,拒赔

2、2009年2月19日承运船舶为 NAVIOS  HIOS  号一票货物, 短量损失是  246950.4766 元。保险公司认为货物的短量是由于货物水分自然损耗导致的,属于除外责任条款,拒赔

3、2009年5月12日,承运船舶为 POS GLORY 号一票货物 短量损失是 403868.2477 。保险公司无理由至今不予赔偿。

4、2009年2  月 20日,承运船舶为 GH POWER   号一票货物 短量损失是33876.6466 。保险公司无理由至今不予赔偿。

二、审理过程

我们接受客户委托后,整理了大量的资料,制作了仲裁申请书,向中国国际贸易仲裁委员会提出了仲裁请求。

本案于2012年4月24日在贸促会仲裁委员会开庭审理,保险公司提出几个观点:如果出现短重,那么也是水分减少导致的短重;关于预约保险合同的特别约定,只是数值比较,不是否定自然损耗不赔偿。保险价值按照110%加成计算没有依据,

我们发表了辩论意见:

1、关于保险价值加成110%计算的问题

所以,货物运输保险中,保险价值其实不仅仅包括货物本身的价值,还包括相应的运费、保险费等。按照国际惯例,一般在CIF  CNF价格进行海上货运的交易中,按照货物价值加一成进行货物保险,这主要是为了使被保险人在货物发生损失时,不仅货价的损失可以获得补偿,已支付的运费和保险费、还有一些被保险人所支出的费用(开证费、电报费、借款利息、税款等)及预期利润等,也能获得补偿。对此, 《跟单信用证统一惯例-ICC UCP600》第三十四条  保险单据 f.Ⅱ.也明确予以规定,可以加成10%投保。

本案中,货物价值按照110%进行加成保险是合情合理合法的,并且申请人、被申请人在预约保险合同第十一条明确予以规定,在每一份保险单证中也予以明确记载,且被申请人已经按照110%加成投保的保险金额计算、收取相应保险费,双方更约定本案所涉保险均为定值保险。因此,被申请人就应该依约进行保险赔偿,履行其基本的保险责任。

2、关于预约保险合同效力问题

 被申请人在答辩状中称,预约保险协议不能作为申请人保险索赔的依据,并且引用了最高人民法院民四庭[2001]民四他字第25号复函来证明这一个论点。这显然是在断章取义,是错误的表述。

最高人民法院民四庭[2001]民四他字第25号复函全文如下:

辽宁省高级人民法院:

  你院〔2001〕辽经一终字第13号请示报告收悉,经研究,答复如下:

  本案中预约保险合同是当事人就长期货物运输保险达成的一种协议。投保人长春大成玉米开发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大成公司)依据该协议向中国人民保险公司吉林省分公司(以下简称保险公司)投保,保险公司在协议约定的期限内不得拒绝投保人大成公司的投保,投保人大成公司也要在协议约定的期限内将其出运的货物全部在保险公司投保,这应是预约保险合同的对等义务,但预约保险合同不具备我国《海商法》第二百一十七条规定的海上保险合同的全部内容,故其不能直接产生保险合同义务,大成公司不能据此向保险公司主张保险权益。

  本案中,大成公司向保险公司投保时,已经知道四份保险单项下货物全部随船沉没,货损事故已经发生。同意你院审判委员会多数人意见,根据我国《海商法》第二百二十四条的规定,保险公司不应承担保险赔偿责任。

此复

此外,我们也找到了这个复函中涉及到的[2001]辽经一终字第13号案件情况这个案件中,投保人与保险人签订预约保险协议后,并未就特定几单货物向保险人投保,却在这几单货物发生损失后,向保险人索赔。这一点,与本案完全不同。

最高人民法院民四庭的复函,是针对个案提出的意见,并且这个案件与本案完全不同,因此,被申请人引用这个复函的内容,希望在本案中适用,显然是不适宜的。

3、关于免责条款的问题

被申请人认为,除了GP POWER这批货以外的其余三批货,都是由于水分变化导致的短重,是自然属性,因此属于保险合同、海商法规定的免责情形。

而我们认为,所谓自然损耗,并不仅仅包括含水量的变化,还包括蛋白质变化、热力损伤等几个指标,这些指标都会导致短重。

BULK JAPAN这票货中, 起运重量为56569.437吨。我们经计算如下:

指标

起运时

到港时

应短重(吨)

水分

12.4%

11.3%

622.263

杂质

1.3%

0.85%

254.562

热损伤粒

0.2

0.01%

107.481

合计应短重

984.306

实际短重

252.500

无法解释差额

-731.806


NAVIOS  HIOS  号这票货中,起运重量为51086.025吨,我们经计算如下:

指标

起运时

到港时

应短重(吨)

水分

12.9%

11.7%

613.032

杂质

0.69%

0.4%

148.149

热损伤粒

0.69%

0.2%

250.321

合计应短重

1011.502

实际短重

242.747

无法解释差额

-768.755

POS GLORY 号这票货中,起运重量为60500 吨我们经计算如下:

指标

起运时

到港时

应短重(吨)

水分

11.9%

10.9%

605

杂质

0.6

1.0%

-242

热损伤粒

0.1%

0.1%

合计应短重

363

实际短重

290.46 

无法解释差额

-72.54

可以看出,我们只是就部分自然损耗指标进行了计算,即发现自然损耗应该出现的短重要远远超过实际的短重数量,这种差额无法解释、无法理解。

不仅如此,就连含水量变化导致的应该出现的短重量,也远远大于实际的短重量,这与被申请人所称完全不吻合。这就得出一个结论,即本案中货物的短重不仅不可能是自然损耗导致的短重,也不可能是由于含水量变化导致的短重。

被申请人想当然地认为,本案中出现的货物短重一定是含水量导致的短重,当然也就是自然损耗,可是其有什么证据能证明这一点呢?证据、数字完全是与其论点相矛盾的,因此被申请人的说法不能成立。

被申请人既然声称本案中的短量损失是由于大豆的自然损耗,那么被申请人就应该举证说明是什么自然损耗。但是,被申请人无法提供任何证据表明这是自然损耗导致的减重。

大豆蛋白属于大豆干物质,大豆蛋白的成分一般非常稳定,如果未经化学作用或者加工,蛋白的成分比例一般不会改变,而且蛋白比例是与大豆干物质的含量成正比的,干物质含量越高,大豆蛋白的比例也就越多。

打个比喻:把一块鲜牛肉放火上烤,慢慢地水分越来越少,鲜牛肉就变成了牛肉干。这块牛肉干的粗蛋白含量比例自然比原来鲜牛肉中的粗蛋白含量比例要高。 所以正常情况下,大豆水分比例下降,蛋白比例就会增加,这才符合自然规律、科学原理和逻辑。

 而本案中,我们对比装卸两港的质量检验报告, 看到大豆的水分含量蛋白质含量都大量减少,考虑到在本案货物未发生化学变化的情况下,上述两种物质的含量不会也不可能同时较大幅度减少,这完全不符合自然规律、不符合科学原理。因此,装卸两港的质量检验报告不具有可比性,可能是不同的测试方法、不同的科学仪器等手段误差导致的数据不准确,因此不能真实反映大豆在运输过程中蛋白质、水分等物质含量的变化,不能作为免责证据使用。

4、预约条款的特别约定已经排除了除外责任条款的适用

我国《海商法》第243明确规定:“除合同另有约定外,因下列原因之一造成货物损失的,保险人不负赔偿责任:  (二)货物的自然损耗、本身的缺陷和自然特性”。本案中,各方就是通过特别约定,排除这种除外责任条款的适用。

在《货物运输保险项目预约保险协议》第十六条特别约定:“以装运港提单数量作为装货数量(如果在签发提单之前发生保险事故,则以装运港商检数量为准),以卸货港商检数量,即CIQ证书重量作为卸货数量,计算短量率”。 

原因在于,装运港的商检数量与其商检文书中的各种水分、杂质、热损伤粒等自然损耗指标商检数值都是有关系的,如果不考虑水分、杂质、热损伤粒等指标变化,仅仅用装运港提单数量减去卸货港商检数量,这就可以得出一个数量上的差距,这是一种算法,我们可以比喻称之为 “毛重损失”;

如果要考虑水分、杂质、热损伤粒等指标变化,理论上也不是不可以,那就要考虑在装、卸两港的水分、杂质、热损伤粒等指标变化,这样考虑后,再计算数量上的差距,这也是一种算法,我们可以比喻称之为“净重损失”。

这两种算法,没有对错之分,只是双方当事人选择的不同,但是不管怎么选择,总要适用统一的计算口径与方式才公平。否则的话,不仅不公平,简直是荒唐。举个例子说明:

譬如在BULK JAPAN这票货中, 起运重量为56569.437吨。其中水分比例由12.4%变为11.3% ,应该引发的自然损耗为622.263吨,杂质比例由1.3%变为0.85%,应该引发的自然损耗为254.562吨;热损伤粒的比例由0.2变为0.01%,应该引发的自然损耗为107.481吨,我们还暂不考虑其他的自然指标变化,那么仅仅这些导致的所谓自然损耗就可以达到984.306吨,那么这批货应该至少减少984.306吨,即应该以56569.437-984.306吨= 55585.131吨作为计算短量的基数。

可是这批货到港后的实际重量是多少呢,是56316.938吨 也就是说,这批货物不仅没有短量,反而增加重量 731.807吨。  短量变成了增量?怎么可能会有这样荒唐的逻辑呢?

问题出在哪里?就是因为计算方法、口径是不一致的,如果要考虑水分、杂质、热损伤粒等指标变化,那么在确定装运数量时,就必要考虑装运港的水分、杂质、热损伤粒等指标变化,确定其净数量。然后在卸货港,也要考虑水分、杂质、热损伤粒等指标变化,确定净数量,然后在对两个净数量值相减,这才是净的短量。

可是,这种算法,该怎么计算,没有人知道。至少在本案中,双方从来也没有按照这样的算法来计算、来统计。

双方事先选择,仅仅按照数量的绝对值变化,即装运港、卸货港数量变化,来确定短量,而排除了水分、杂质、热损伤粒等指标变化的考量,只考虑数量、不考虑指标,所以商检证书上确定的各种指标,对于本案的争议来说,是无意义的,是不考虑的,作为保险公司,被申请人实际上在签订保险合同时,已经放弃了就这些水分、杂质、热损伤粒等指标变化提出免除赔偿责任的权利,这是一弃权行为,对被申请人是有法律约束力,其不可反言。

 双方通过此特别约定,排除了有关自然损耗免责条款的适用。

商业活动应该以诚信为第一要务,本案中申请人在与被申请人签订预约保险合同后,即诚信地履行了自己的所有义务。申请人相关的货物,全部依约向被申请人投保、全额交纳了保险费。因而,被申请人也应该诚信地履行自己的合同义务。特别是,被申请人是保险公司,以诚信为展业之本,所以对其诚信的要求,要比一般的公司企业更高、更严格才合理。

三、审理结果

经过多方争夺、沟通,最终双方同意以调解方式解决本案,经过多次协商,双方达成了调解协议,保险公司同意给予相应保险赔付,本案得以较为顺利、满意解决。

北京市理格丰律师事务所  郭玉涛律师 

友情链接
我的信箱  |  联系方式  |  刊登广告  |  使用说明  |  豁免条款
京ICP备14000852号-1
保险法律师 电话: 82845471 / 72 手机: 13701162475
Copyright 2006 www.lawyer-guo.com Brilliance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建设:清木源科技
您是本网第 位客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