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首 页 | 本所介绍 | 新闻动态 | 精彩案例 | 保险法领域 | 房地产法领域 | 其他领域
上海旅行社 有机玻璃雕刻
本所介绍

本专业保险律师网站系由北京格丰律师事务所建立,由本所郭玉涛律师负责。     格丰律师事务所一、格丰概况 北京格丰律师事务所(简称“格丰”)于2002年设立于北京,是由一批中国精英律师组成的合伙制律师事务所,致力于为中国精英客户提供全方位的法律服务。格丰律师有着非常丰富的诉讼业务与非诉业务的法律服务...     <查看详情>

当前位置:首页 >> 精彩案例 >> 正文 (返回上页)
精彩案例
 
发现问题,减少保险公司支出80万元
发布时间:2012-08-17 作者:

发现问题,减少保险公司理赔支出80万元

2010年,某保险公司找到我们,向我们介绍了这么一个案件:

被保险人中铁隧道股份有限公司委托北京九霄储运公司运输一批盾构机设备。2008年8月17日,北京九霄通达机电设备储运公司承运车辆从北京出发,开向广州。

该批设备分7辆挂车装运,北京九霄通达机电设备储运公司称,其中一辆运输车辆皖KC0356(皖KN641挂)于2008年8月21日凌晨4点左右在南(济南)兰(兰考)高速29KM处与桥墩相撞,导致车上运输的盾构机1#拖车受损。相关人员随后向保险公司报案。

保险公司聘请了公估公司,经过查勘后,发现盾构机的钢结构框架注浆罐总成注浆泵严重损坏,经估损后,认为损失大致在35万元多。

但是,后来中铁隧道公司提出,损失为122万元,并提出了购买新设备的发票,要求保险公司全额赔偿,双方争议不绝 ,中铁隧道公司遂起诉至法院。

我研究了案件材料后,发现了一点问题:

本案中,保险事故到底是如何发生的、发生在什么地方,实际上都不清楚,公估公司所看到的现场距离真实的现场已经有400多公里,很难说清楚事故起因是否如被保险人所述。并且,关于事发状况的书面记录也是存在一定矛盾,所以事故的起因首先就不明确,那么保险公司迟迟不能确定赔偿结论,也是可以理解的 。
其次,保险事故造成的损失并不确定,被保险人所依据的损失标准,实际上是两份发票,表明其购买替换配件的损失以及修理费用数损失。可是,这笔钱究竟是不是花费在损失的货物上面?没有其他的凭据佐证。因此,很难确定其损失是否与本案相关。因此,保险公司也就无法判定其真实的损失情况,也就难以按照这个向其给付保险金。

一、着手调查

我认为,有必要去事故发生地-- 河南开封去了解一下真实的情况,经征求保险公司意见,保险公司同意我们去开封进行实地了解。

2010年7月12日,我来到开封市公安局交通警察大队,想了解有关事故的情况。我找到了原来负责处理本案的高速交警刘警官,由于本案发生在08年,他已经记不清案件情况了。不过,经我们一起回忆,他又找出来08年的交通事故报警记录台账,细细翻阅,确认在事发当日,也就是2008年8月21日,根本没有人对此事故报案。即,本案所涉事故根本就没有当场报案,而是由肇事司机直接将车开走了。因此,也肯定没有任何警方人员去勘验任何现场。

一直到2008年8月29日,肇事司机张强才又向警方自行报案。也正是凭借这个报案以及张强的自述,开封警方才做出事故认定。但是,到底后来警方去过现场没有,刘警官已经记不得。就算去过,他也只能依稀记得桥墩有轻微擦痕,实在不像一个重大交通事故、严重损失程度的样子。

如果是这样,那么这个交通事故到底发生了没有,怎么样发生的,这些情况就完全不能确定了。如果没有这么一个交通事故,那也就没有保险事故,那也就没有所谓承保损失,也就没有保险理赔的问题。所以此事对本案的处理非常重要。 

由于开封交通警方按照程序只能接待公检法的调查人员,通常并不接待律师调查,所以我回到北京后,按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十七条第三款规定,申请人民法院就此问题能够向开封警方进行取证,以便真实地了解这个保险事故到底是否存在。

后,法院派出两位法官,到开封警方进行实地调查,发现我们的调查结果属实。

二、审理过程

本案在西城区法院开庭审理,开庭后,我及时变更了答辩意见,法官表示,这个事情--有没有发生保险事故,比较重要,如果这个事情不搞明白,那么接下来也就无法继续。这一点,完全出乎对方的意料,他们没有反应过来,对方聘请的律师一句话也没有,只有旁听人员向法官诉苦,并且承认了事发当时没有报警的情况。

同时,法官也提出希望能调解解决的意愿,并征求了双方当事人的想法。对方的意思,已经不坚持122万元的高额要求。但是还是要求70--80万元的高额赔偿。

我提出,我的客户作为一家负责任的保险公司,十分重视此案。特地委托北京保险公估公司对货物受损害程度及实际损失进行估价。可是本案中,保险事故到底是如何发生的、发生在什么地方,实际上都不清楚,公估公司所看到的现场距离真实的现场已经有400多公里,很难说清楚事故起因是否如原告所述。

即便如此,经公估公司认真组织专家评估、论证,多方征求意见,最终得出结论,认为受损的保险货物认为还有修复价值,并有具备相关资质的维修单位可以提供质保维修。根据保险损失补偿原则,公估公司出具的公估报告对本案最终核定的损失金额为¥354874.94元。

但是,中铁隧道股份有限公司声称已更换保险标的配件,提出了1226722元的损失及赔偿要求,原告所依据的损失标准,实际上是两份发票,表明其购买替换配件的损失以及修理费用数损失。可是,却没有提供详细的配件明细和维修单据,那么,这笔钱究竟是买了些什么,是不是花费在损失的货物上面?是不是为了维修受损货物支出的服务费?均没有其他的凭据佐证。无法表明此1226722元损失与受损货物的相互关系,无法证明该损失的确是货物受损、修复、更换造成的损失。因此,很难确定其损失是否与本案相关。因此,保险公司也就无法判定其真实的损失情况,也就难以按照这个向其给付保险金。

另外,《保险法》第五十七条规定:“保险事故发生时,原告应当尽力采取必要的措施,防止或者减少损失  。而在受损货物明明可以修理的情况下,原告在未征求被告意见的情况下,声称自己是采取更换方式,花费巨大,购买配件,也不符合保险法之补偿原则。

综上所述,由于本案存在未依法报案、未及时向被告通知保险事故的发生,也未妥善保护现场情形,致使保险事故的性质、原因、损失程度等已经无法精确查明。被告从维护客户利益角度出发,委托公估公司确定了本案所涉保险事故导致的合理、科学、可弥补的损失为354874.94元。而中铁隧道股份有限公司所声称的损失数额,无相关证明与资料予以支撑,也不符合保险法之补偿原则,不能成立。 

三、最终结果

后,经过法官多方调解,双方达成调解协议,保险公司最终承诺,向中铁隧道公司提供35万元的保险赔偿金,对方表示同意。此事获得比较圆满的结果。

北京市理格丰律师事务所   郭玉涛律师    

友情链接
我的信箱  |  联系方式  |  刊登广告  |  使用说明  |  豁免条款
京ICP备14000852号-1
保险法律师 电话: 82845471 / 72 手机: 13701162475
Copyright 2006 www.lawyer-guo.com Brilliance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建设:清木源科技
您是本网第 位客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