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首 页 | 本所介绍 | 新闻动态 | 精彩案例 | 保险法领域 | 房地产法领域 | 其他领域
上海旅行社 有机玻璃雕刻
本所介绍

本专业保险律师网站系由北京格丰律师事务所建立,由本所郭玉涛律师负责。     格丰律师事务所一、格丰概况 北京格丰律师事务所(简称“格丰”)于2002年设立于北京,是由一批中国精英律师组成的合伙制律师事务所,致力于为中国精英客户提供全方位的法律服务。格丰律师有着非常丰富的诉讼业务与非诉业务的法律服务...     <查看详情>

当前位置:首页 >> 精彩案例 >> 正文 (返回上页)
精彩案例
 
申诉撤销错误判决,为保险公司挽回损失2000万元
发布时间:2012-01-09 作者:

申诉撤销错误判决,为保险公司挽回损失2000万元

 一、基本案情 

1994年10月20日,青岛某保险公司承保青岛荣轮公司就“荣盛”轮 , 保险价值和被保险金额均为900万元人民币1995年3月5日,该船发生事故, 后, 本成诉,在青岛海事法院进行审理

此间,青岛海事法院1996年12月份将该船拍卖,得款290万元,用于支付船员工资

1998年6月25日,本案一审作出(1996)青海法海商初字第15号民事判决书,判令保险公司再向支付给荣轮公司保险9760978.11元  保险公司不服,提起上诉。后山东省高院作出(1998)鲁经终字第533号判决书,维持了一审判决。 

  保险公司后山东省高院提出再审申请,并向公安机关报保险诈骗。后,为了避免诉讼风险,经公安机关、山东省高院多方施压、调解,2000年1月底, 山东省高院作出(1999)鲁经监字第190号民事调解书,荣轮公司称放弃了保险索赔。

而在 2000年3月31日,保险公司公司与荣轮公司商议,考虑到“荣盛”轮已经将残值拍卖,得款290万元,遂以保险总金额减去该残值拍卖款,并减除已经被执行的款项后,又支付荣轮公司610万元。此时,青岛某保险公司通过主动支付、法院执行等手段,合计共向荣轮公司支付了931.2486万元保险金。

 而在2000727日,荣轮公司因欠中国银行青岛高科技工业园支行款项,被起诉到法院,经青岛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的(1998)青经初字第155号民事判决书、山东省高院(1999)鲁经终字第52号民事判决书中判决,中国银行青岛高科技工业园支行对荣轮公司享有债权为70万美元左右。在1999年,美元对人民币汇率约在7.55左右,也就是说,70万美元的债权折合约为528.5万元人民币。但是,荣轮公司未能偿还这笔债务。

后,中国银行把这笔债权转让给了某资产管理公司青岛办事处,该办事处向山东省高院、最高人民法院申诉, 声称保险公司与荣轮公司恶意串通逃避债务,要求进行再审。

 山东省高院于2007年进行再审本案, 并在2010年底,作出(2007)鲁民监字第62号民事判决书 ,认为保险公司与荣轮公司恶意串通,损害了东方资产管理公司青岛办事处的债权人权益,因而撤销了(1999)鲁经监字第190号民事调解书

二、立案

我们于2011年初接到这个案件的,这个时候情况已经很紧张了, 由于这个案件历史久远,当时在负责经办的工作人员都已经退休或者调动,根本找不到了解这个案情的人,案件中很多问题和矛盾,谁都解释不了。

更为严重的是,这个时候,又突然冒出来一个青岛某投资咨询有限公司,称资产管理公司青岛办事处已经将债权转让给了他们公司,他们作为诉讼主体, 向青岛市中级法院申请执行,现在青岛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2010)青执裁字第125号执行裁定书,变更了执行主体,由该投资咨询有限公司是作为该笔债权权利承受人,以这个资格来申请执行,从而查封了保险公司总公司的高达2000万元外汇巨额款项。

没有办法,我们只能依据程序,向最高人民法院立案庭提起申诉,当时也是费尽心机,急忙准备了相关的申请资料,提起申诉,终于在2011年过年之前将此案提请立案。

三、立案审查阶段

在立案审查阶段中,我们也发现了本案的一些疑点,我们通过细致调阅原案卷资料,在大量的文件中,发现了一些问题:

1、本案中,一直是将资产管理公司青岛办事处作为诉讼主体的,但是从相关证据中可以看出, 本案所涉债权在资产管理公司青岛办事处提起申诉4日后,就已经转让给了青某投资咨询有限公司。

 从《民事诉讼法》规定和原则来看,无论是什么样的当事人、无论是什么样的诉讼程序,提起诉讼的一个最根本之前提,是要求与诉讼的案件有直接的利害关系。否则,无权提起民事诉讼。

所以,《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金融资产管理公司收购、处置银行不良资产有关问题的补充通知》(最高人民法院于2005530日颁布 [2005]62)第三条规定:“ 三、金融资产管理公司转让、处置已经涉及诉讼、执行或者破产等程序的不良债权时,人民法院应当根据债权转让协议和转让人或者受让人的申请,裁定变更诉讼或者执行主体。

青岛办事处已经与本案没有任何直接的利害关系,甚至间接的利害关系也没有,所以其作为案外人这个诉讼主体完全是不适格的,更不符合法律和司法解释的规定,不应该作为诉讼主体参与诉讼,显然其提出的再审事由也根本不能成立了。而某公司没有以自己名义参与诉讼,更是什么都不是,无任何权利可言。

山东省高院是在2010125日作出(2007)鲁民监字第62号民事裁定书,决定对本案进行再审的。显然,山东省高院的审查过程远远在青岛办事处转让债权、失去诉讼主体资格、消弭再审事由之后,依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受理审查民事申请再审案件的若干意见》第十一条规定:“ 人民法院审查申请再审案件,应当围绕申请再审事由是否成立进行”,所以山东省高院在审理并作出(2007)鲁民监字第62号民事判决书过程中,就应该能发现青岛办事处再审事由不成立的情形,应该直接驳回青岛办事处的再审请求。

但是,山东省高院没有审查青岛办事处这一诉讼主体变化情况,没有审查再审事由是否成立的问题,就做出了判决,显然是不符合法律程序的,也是错误的。

 201168日上午九点钟,本案在最高人民法院第二法庭开庭,不过令人意外的是,其他当事人一个都没有来,只有我方到场,资产管理公司青岛办事处只是发来一个书面答辩意见。

经过审理, 20118月,最高人民法院作出(2011)民再申字第37号民事裁定书,决定由最高人民法院提审本案,再审期间,中止原山东省高院(2007)鲁民监字第62号民事判决书的执行。

 四、审理阶段

 本案进入审理阶段后,我们重点说明了保险公司一共支付了多少保险金,以确认是否存在保险公司与荣轮公司是否存在恶意串通、偷逃债务的情形。

保险公司应付青岛荣轮的赔偿额, 法院判决合计应该为1146.097811万元。经我们计算,迄今为止,保险公司共向荣轮公司支付的净款项为881.2486万元。

  因此,荣盛轮的拍卖情形就显得很重要了。当年,本案保险船舶由青岛驶往日本志布志港途中发生机损事故,该船利用右主机单击航行至日本港口后进行了必要修理,并由日本返回青岛。

被保险人青岛荣轮公司1996412日向保险人发出委付通知,当时,保险船舶正在青岛港停泊,不存在搁浅、沉没等“发生实际全损”的客观风险,也没有出现如保险条款约定的“当被保险船舶实际全损似已不能避免的情形”。此外,是否构成推定全损,应从被保险人发出委付通知之后,即1996412日之后,可能发生的修理费用与船舶保险价值比较。根据原青岛海事法院([1996] 青海法海商初字第15号)认定,保险船舶在日本发生实际修理费用400万元,返回青岛港并发出委付通知后,预计备件费用、检修服务费用等费用合计600-700万元,因此发出委付通知后预计费用并未超过保险价值900万元,没有出现如保险条款约定的“恢复、修理、救助的费用或者这些费用的总和超过保险价值”的情形。因此保险人保险公司基于上述考虑,未就委付事项进行答复 

我国海商法第二百五十条规定,保险人接受委付的,被保险人对委付财产的全部权利和义务转移给保险人。这是保险人接受委付的法律后果。但决不能据此推出保险人不接受委付,保险标的必然不归保险人所有的结论。

因为推定全损属于一种特殊的部分损失,即使保险标的构成推定全损,若保险人不接受委付,也不能发生委付的法律效力,保险人既可以按照部分损失赔偿,也可以保险金额为限,按照全损赔偿。该种赔偿方式,与委付并无任何联系。若以委付成立,保险人按照推定全损赔偿并取得残值,反之保险人要想取得残值,就必须接受委付的逻辑,来推断另外一种赔偿方式下的法律后果,是不可取的。 根据我国海商法第二百五十条、第二百五十六条规定,在推定全损的情况下,保险人有两次主张取得保险标的所有权的权利,第一次是被保险人发出委付通知书时,保险人接受委付,发生委付的法律效力;第二次是按全损赔偿时,保险人也可依法取得保险标的。因此,除非保险人明确表示放弃对保险标的的权利,只要保险人按照全损赔付(无论是实际全损,还是推定全损),保险人就有权取得保险标的的权利,当然,保险合同双方也可协商,保险残值归于被保险人,保险人在保险金额中扣除船舶残值以差额赔付。保险人保险公司青岛分公司并未就保险标的的权利表示放弃,在全损赔偿后,依法有权获得保险船舶的残值。

 荣盛轮是全额投保的,保险金额共计900万元,而保险公司2000331日,就支付给荣轮公司610万元,据我们了解,恰恰是由于存在着已经将荣盛轮拍卖得款290万余元的前提,所以保险公司才支付610万元,两项相加正好900万元。即便不考虑这个问题,截止到2000331日,保险公司共向荣轮公司支付了931.2486万元。按照法律规定,保险公司也应该取得荣盛轮的标的权益。

可是,荣盛轮已经被拍卖且已归还了荣轮公司所欠债务,无法交给保险公司,这其实意味着用保险公司的资产,又替荣轮公司代偿了债务, 应适用补偿原则,将290万元从保险公司应付款中减去。否则,相当于保险公司又多给付了荣轮公司290万元。

则保险公司实际支付的1171.2486万元,不仅全额支付了原两级法院判定的保险金及其他赔款,甚至还多给了25万元,这种情形下,何谈放弃理赔、放弃赔偿保险金?何谈双方串通、损害荣轮公司其他债权人利益?

 

五、国有资产面临重大流失危机

经我们了解,青岛某咨询公司的股东,就是原来代理资产管理公司青岛办事处提出申诉的律师。本案实际上是某公司以极低的价格,从资产管理公司青岛办事处买来债权包,再以青岛办事处名义,通过诉讼方式,企图侵吞保险公司公司经营的巨额国有资产。

在这个过程中,他们利用各种资源、隐瞒关键事实,违反法定程序,达到能令其获取暴利的判决结果。如果这样的错误判决不被撤销、这样的违法行为不受制止,则国家巨额的国有资产必然遭受惨重损失,进入了私人的腰包。

六、判决结果

经最高人民法院多次开庭审理,终于在20111231日作出(2011)民提字第249号民事判决书,支持了我方的观点。

判决书称,山东省高院在作出(2007)鲁民监字第62号民事判决书过程中,未查明保险公司已经支付保险金的情况,即认定存在恶意串通损害债权人利益的情形,即撤销已经生效的调解书,没有事实和法律依据,因此判令撤销(2007)鲁民监字第62号民事判决书,维持(1999)鲁经监字第190号民事调解书的法律效力。

这样,我们取得了完全的胜利, 保护了保险公司的2000万元款项不受侵害。

 

 

 

北京市理格丰律师事务所    郭玉涛律师

友情链接
我的信箱  |  联系方式  |  刊登广告  |  使用说明  |  豁免条款
京ICP备14000852号-1
保险法律师 电话: 82845471 / 72 手机: 13701162475
Copyright 2006 www.lawyer-guo.com Brilliance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建设:清木源科技
您是本网第 位客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