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首 页 | 本所介绍 | 新闻动态 | 精彩案例 | 保险法领域 | 房地产法领域 | 其他领域
上海旅行社 有机玻璃雕刻
本所介绍

本专业保险律师网站系由北京格丰律师事务所建立,由本所郭玉涛律师负责。     格丰律师事务所一、格丰概况 北京格丰律师事务所(简称“格丰”)于2002年设立于北京,是由一批中国精英律师组成的合伙制律师事务所,致力于为中国精英客户提供全方位的法律服务。格丰律师有着非常丰富的诉讼业务与非诉业务的法律服务...     <查看详情>

当前位置:首页 >> 精彩案例 >> 正文 (返回上页)
精彩案例
 
依法排除对保险公司的非法索赔要求
发布时间:2012-01-08 作者:

依法排除对保险公司的非法索赔要求

一、案件事实

这个案件,我是在2010年7-8月份接触的,当时了解到的案情是这样的:

被保险人王先生于2007年12月21日购买奥迪A6型小汽车一部, 该车不含税价为383589.74元,增值税额为65210.26元,发票价税合计为448800元整。

2009年12月22日,王先生就该车向保险公司投保车辆损失险、交强险等。保险公司予以承保,其中商业险保险单号码为ABEJ110ZH909B003427Y,机动车车辆损失险的保险金额为403370元。按照双方间《机动车损失保险条款》第二十条第四项规定,该车辆每月的折价率为千分之六。

2010年2月2日,该车辆在四川撞墙体严重受损,通过拖车运送到北京。

此后,该车的残值即被某人购买、控制,该人仅仅让保险公司对车辆勘验一次,内部损坏情况还不让看,此后再不让保险公司接触该受损车辆。并且,该人以索赔代理人名义多次找到保险公司,要求高额赔偿保险金。并且声称,自己已经以此方法多次从人保、平安等保险公司索取高额保险金,获得不菲利益,并且打官司也保证可以打赢云云。本案发生后,保险公司即立刻与王先生联系查勘、理赔事宜, 但是王避而不见,一切均由该人出面。因此,保险公司长期无法对该车辆进行查勘、定损、理赔事宜。

经向同业了解,该人的确经营该种业务,即其收购严重受损几乎报废的车辆,以假冒伪劣产品维修后,甚至不维修直接将残值卖出后,谋取利益,同时利用假的修理费发票,向保险公司勒索高额保险费,获取双重利益。严重损害了保险公司的合法权益、社会秩序,也给购买维修后车辆的人带来的严重的生命安全、财产权益的损害。

那么如何应对的,保险公司不愿就这样软弱就范,可是又不知该如何处理。经商议, 认为依据《保险法》的规定,决定确定该车辆损失金额为348000元整,依法应按推定全损处理,保险公司并决定向王先生支付全部保险金额348000元,并要求王先生尽快领取保险金、并把被保险车辆以及一切相关证照手续向保险公司移交。

同时,在理赔决定书上明确载明,要求在此前勿对被保险车辆进行任何形式的修复、更换、处置、破坏、抛弃等。该人领取了理赔决定文件后,再无任何答复,后起诉至西城区法院,要求赔偿37万多元保险金。 

二、诉讼答辩

我们积极应对该诉讼,并且进行了相应的安排。

首先,对方提出的保险金是37万元,我们提出,愿意给其保险金 381480元,但是本案所涉牌号为京GWS966奥迪牌汽车归保险公司所有

为什么这样做呢,因为我们认为,考虑到该车辆的实际新车购置价为448800元整,依据《保险法》的规定,在2009年12月底投保时,该车辆已经存在2年的折旧,经过重新理算,投保时的该车辆实际价值应为384173元。应该以此金额作为车辆损失险的保险金额,而该车辆是在2010年2月2日出险的,再考虑一个月的折旧问题,该车辆出险时实际价值应为381480元整。只要该车辆实际损失在381480元范围内的,均应依法得到保险赔偿。同时,保险公司也愿意相应退还车辆损失保险差额保险金额的相应保险费,这是保险公司保护王先生合法权益的表现。

 经过保险公司对受损车辆查勘定损,确定该车辆的损失为348000元,据称该车辆已经修复,并且耗费37万余元,并且另有施救费用。但是,无论是哪一个损失数额,均已经超过了保险金额的80%,因此无论是依据《保险法》还是保险合同条款之规定,依法应按照推定全损处理,因此保险公司愿意按照全损标准赔偿保险金381480元,并且另外承担合理合法的施救费用,但同时该车辆依法应归保险公司所有。

三、调查了解        

 在第一次开庭时,对方表示该奥迪车已经卖往外地,拒绝透漏交易信息,宁愿承担不利的后果,也不愿配合法院了解该车辆的情况。

我们知道,假的就是假的,对方提供的资料肯定有假的内容,但是由于我们的权限不够,我们不能调取相关证据,为此在第一次开庭后,我们多方与法院沟通、协调, 希望法庭能对该车辆的情况进行必要的调查了解。  

经协调,法院就此案进行了相关的调查,  在北京市公安交通管理局北京车辆管理所总所, 了解到涉案车辆已经过户了两次。首先,该奥迪车在2010年8月23日过户一次,2010年9月21日,这辆车再次转让过户,过户给一个徐先生,相应地,车牌已经变更了两回。 。

接着,法院又与本案所涉某一家所谓汽车修理厂联系,这家修理厂破破烂烂,根本不像一个修理奥迪车的厂家,据了解,这辆奥迪车的确是在这一家厂子修理的,修理这辆车大概花了两个月时间, 这个修理厂只负责安装, 仅收取了1万元左右的手工费,没有出具过发票。 而在案件证据中出具发票的修理厂,至少3年前就已经离开,不再营业,也不知所踪。

  

四、第二次变更答辩意见

     

  由于该案件的复杂性,我认为,应按照全损标准赔偿,即应按照保险单记载的保险金额全额支付保险金,也就是说,应该按照保险单记载的保险金额403370元向被保险人给付保险金。这样比较保险一点。如果法院认定这一点,那么车辆就应该归保险公司。否则,这一点答辩意见实际也不会生效,也不会给保险公司造成损失。

为此,我们向法院提出,变更答辩意见相关内容,将原答辩意见第一条变更为“保险公司依法按照全损标准赔偿被保险人保险金403370 元。

五、第二次开庭

12月9日,本案第二次开庭,开庭时,我们提出:被保险人称其修车费用损失共计370199元,保险公司原来一直认为被保险人是诚实地讲述、提交了其损失的证明,所以愿意对其车辆损失给予保险赔偿金。但是,经人民法院、保险公司进行相关调查,发现被保险人的损失证明完全虚假,令人不能接受。所谓修车损失票据、清单显然是伪造的、虚假的。 因此本案中,事故损失无证据来确定。甚至可能存在以次充好、以假充真不当获取钱财的嫌疑。

 依据《保险法》第二十七条规定, 保险事故发生后,投保人、被保险人或者受益人以伪造、变造的有关证明、资料或者其他证据,编造虚假的事故原因或者夸大损失程度的,保险人对其虚报的部分不承担赔偿或者给付保险金的责任。  为此,申请人已经申请对涉案汽车修理部件、费用等进行鉴定,以确定修理费用损失数额。 据申请人评估,这种方式修理该车,各种费用支出应该在10万元左右。

所以,保险公司特向法院提出,变更答辩意见相关内容,将原答辩意见第一条变更为“保险公司依法赔偿被保险人保险金10万元。

从案情看,应该是王先生将自己受损车辆的残值卖给了人,该人以及其背后的一条龙作业人员又以假冒伪劣零件将车辆修复,隐瞒是事故车的背景,将该车卖给了不知情的无辜者,获取巨额利益。再又以虚假的发票、以车主的名义,来向保险公司索取高额保险金,企图双重获利。

因此,保险公司已经将该案向公安机关报案,以保险诈骗罪名义要求公安机关进行调查。

六、判决结果

2011年底,北京市西城区人民法院作出(2010)西民初字第9736号民事裁定书,确认“保险车辆是否真实修理以及修理费是否真实支出存在疑点,且公安机关已经介入处理,应待公安机关处理完毕后再行使诉权”,裁定驳回了这个案件的起诉。

这样,我们协助保险公司取得了重大的胜利, 保护了保险资金安全。

 

 

 

北京市理格丰律师事务所  郭玉涛律师

友情链接
我的信箱  |  联系方式  |  刊登广告  |  使用说明  |  豁免条款
京ICP备14000852号-1
保险法律师 电话: 82845471 / 72 手机: 13701162475
Copyright 2006 www.lawyer-guo.com Brilliance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建设:清木源科技
您是本网第 位客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