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首 页 | 本所介绍 | 新闻动态 | 精彩案例 | 保险法领域 | 房地产法领域 | 其他领域
上海旅行社 有机玻璃雕刻
本所介绍

本专业保险律师网站系由北京格丰律师事务所建立,由本所郭玉涛律师负责。     格丰律师事务所一、格丰概况 北京格丰律师事务所(简称“格丰”)于2002年设立于北京,是由一批中国精英律师组成的合伙制律师事务所,致力于为中国精英客户提供全方位的法律服务。格丰律师有着非常丰富的诉讼业务与非诉业务的法律服务...     <查看详情>

当前位置:首页 >> 精彩案例 >> 正文 (返回上页)
精彩案例
 
细查案情,为客户挽回损失400万元
发布时间:2011-01-09 作者:

细查案情,为客户挽回损失400万元

本案中,我的客户是一家担保公司,在面对一桩极为不利的担保合同纠纷,并且在一审、二审均败诉的情形下,我们坚持不放弃,通过申诉方式,中止了原判决的执行,为客户晚会损失400万元。

 一、本案基本事实

2007年10月26日,香河汉德物资贸易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汉德公司”) 与国外供货商签订编号SH2007167等买卖合同5份。并向中国农业银行香河县支行(以下简称“香河农行”)申请开具信用证,作为支付结算方式。

2007年10月31日左右,香河农行陆续开出编号030LC070630043等信用证5份,期限为3个月。 汉德公司支付这五份信用证各15%押金,剩余85%的款项则由银行垫付,因此对于这85%款项,农行实际上是向汉德公司进行信用证贷款。

2007年11月25日,前述货物陆续运抵中国港口。这样,在2008年1月31日左右,该5份信用证就要陆续到期,香河农行必须全额支付该5份信用证,但是,汉德公司经营恶化,已经注定无法归还香河农行的信用证贷款。为了保障农行的债权,香河农行与汉德公司商定,进行所谓“进口押汇”贷款,以该所谓“进口押汇”贷款归还信用证垫付款项。

同时,香河农行要求汉德公司提供担保,以保障其债权收回。于是,2008年1月21日,汉德公司与香河农行的员工一起找到担保公司,要求担保公司公司提供所谓进口押汇担保,但是完全隐瞒了其已经存在信用证贷款、所谓“进口押汇”贷款将要归还信用证贷款一事。在完全不知情的前提下,当日,担保公司与香河农行签订《最高额保证合同》,为汉德公司所谓进口押汇业务提供担保。

有了担保,2008年1月25日,汉德公司向农行提出进口押汇贷款申请。2008年1月28日,与前述五份信用证一一对应,香河农行与汉德公司签订五份《进口押汇合同》,分别向汉德公司发放所谓进口押汇贷款 ,而这些进口押汇贷款的数额,恰恰是前述5份信用证数额的85%,到期日分别在2008年4月27日左右。

几天后,2008年1月31日,前述5份信用证陆续到期,香河农行向该信用证的通知行--东亚银行杭州分行等分别支付该信用证。由于汉德公司无钱向香河农行归还该5份信用证项下的款项,所以前述所谓“进口押汇贷款”实际上归还了信用证项下的贷款。因此,香河农行不会向汉德公司追索信用证项下贷款,而是在2008年4月27日之后,分五个诉讼,向汉德公司、担保公司追索所谓进口押汇贷款。

审理过程中,中国农业银行香河县支行撤回了两个诉讼,仍有三个诉讼继续审理,总的案值为人民币400万元

二、审理经过

2008年7月30日,本案在香河法院一审开庭审理,我在答辩时明确表示:这个案件中,香河农行所操作的所谓押汇贷款,根本就是采取欺诈手段,骗取担保公司提供担保的一种手法,因此担保公司因此而提供的担保,自始无效,担保公司依法不承担保证责任。

我指出,按照香河农行诉讼书所列事实,本案是一起在信用证项下的进口押汇贷款,按照中国农业银行总行的解释与规定,所谓进口押汇,是指农业银行收到借款人在进口信用证、进口代收项下单据或汇款项下提供的相关单据后,向借款人提供的用于支付该进口信用证、进口代收或汇款项下金额的短期资金融通。那么,最起码香河农行要拿出最基本的证据,证明其债权的确存在,证明系属于担保公司的保证范围之内。这些基本的证据包括:1、信用证;2、信用证项下收货的单据;3、交易存在的证据;

可是,香河农行在起诉的时候,根本就没有向法庭提交前述证据,担保公司在开庭前,多次找到香河农行索取该证据,香河农行拒绝。担保公司也在开庭前,向法庭提出请求,希望法庭要求香河农行提交前述证据,以确认案件事实,但是也没有任何回复。

 香河农行这才突然拿出了一些国际贸易合同、提单、收货单据等,且不给担保公司复印件,不给担保公司时间阅读。至于最为关键的信用证,则始终不见踪影。

我向法庭提出:香河农行的做法是严重违反证据规则的,严重损害了担保公司的诉讼权益,严重影响了案件的公平、公正审理。

 三、二审审理

经香河县法院审理,回避了是否“新贷还旧贷”事宜,判令汉德公司与担保公司公司承担还款责任。由于汉德公司已经破产解散,实际上,这个还款责任就完全落在了担保公司头上,说的明白一点,担保公司实际上是被下了一个圈套套住了。

我们立刻提出了上诉,2008年10月30日,本案在廊坊市中级法院开庭审理,

香河农行提出答辩意见,主要的焦点问题是,香河农行歪曲事实,混淆概念,称信用证与押汇是一回事,是一个过程的两个环节,信用证开出后,并不必然要求银行付款,只有等押汇后,银行才付款,所以其实是一回事。

我则反驳香河农行律师的这一套胡扯,明确指出,信用证与押汇是两回事,根本不是一个过程,更不可能是什么两个环节。信用证是独立的,一旦开出信用证,那么开证行就必须要付款,至于开证申请人有没有偿还能力、还有没有担保、有没有再给银行弄一笔保证金等等,完全不影响银行的付款义务,那么银行还要客户提供押汇干什么?还要客户提供担保做什么?押汇的贷款已经完全不是用于向国外的出口商给付货款,只有一个目的和用途,那就是为使银行偿付的信用证项下款项得到清偿。押汇所得的贷款,完全是用来清偿银行先前垫付的信用证项下款项,这难道不是信贷还旧贷吗?依据《担保法》的相关规定,担保公司有权免除保证责任。

遗憾的是,廊坊市中级人民法院审理后,维持一审判决。

四、申诉

我们坚持认为我们是有道理的,所以我们立刻向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提出了申诉。

在申诉意见书中,我们提出, 究竟什么是进口押汇,这个问题两审法院从始至终也没有弄明白。

 本案中,在时间上使人容易产生思维上的误区,感觉好像是担保公司公司提供进口押汇担保后、银行支付进口押汇贷款,然后把该款项付给国外出口商, 其实完全不是一回事。而是两审法院故意不搞清楚,混为一谈:

1、国外供货商的货款,已用信用证支付,那么进口押汇贷款到底支付了吗。

本案中, 二审法院称“本案事实是香河农行依照《进口押汇合同》按支付信用证项下款项的规则,将《进口押汇合同》中约定的资金支付给第三方(出口方)。此过程符合履行《进口押汇合同》的特征”,听起来似乎是香河农行直接把进口押汇贷款给付了国外供货方,其实完全不是这么回事。

我们知道,信用证是独立的,一旦开出信用证,那么开证行就必须要付款,至于开证担保公司有没有偿还能力、有没有担保等等,完全不影响银行的付款义务。 那么香河农行要汉德公司提供进口押汇干什么?提供担保做什么?

香河农行提供的证据明确表明, 香河农行已经用信用证方式支付了国外出口商的货款。同一笔合同款项, 不可能付两次。既然已经用信用证方式支付了国外供货方的款项,也就不需要将所谓“进口押汇”贷款向国外支付一回,那么所谓的“进口押汇贷款”到底支付了吗?

如果这笔所谓“进口押汇贷款”没有支付,那么担保公司当然不承担任何担保责任。

如果这笔所谓“进口押汇贷款”已经支付,可是汉德公司并没有得到一分钱,那么很显然,这笔相当于信用证数额85%的所谓“贷款”,不是用于向国外的出口商给付货款,而只有一个目的和用途,那就是清偿了香河农行垫付的85%信用证支付款。这难道不是新贷还旧贷吗?

 2、 汉德公司根本没有钱还款,那么信用证贷款怎么不追索?

本案中,汉德公司经营恶化,因此根本无钱归还银行的任何贷款。那么,香河农行垫付了信用证款项后,同样面临汉德公司无法还款的局面,香河农行就应该向汉德公司追索信用证贷款,可是没有,香河农行完全没有追索哪怕一分钱的信用证贷款,为什么呢?因为信用证贷款已经归还完毕了。可是,还款的钱从哪里来的呢,就是已经用所谓“进口押汇贷款”归还了信用证贷款。因此,香河农行才会只追索所谓“进口押汇贷款”。

3、如果信用证、进口押汇是一回事,那么汉德公司何须要申请两回?

在银行内部结算时,进口押汇和信用证是计入两个科目记账的,可以看出银行自身也是认为信用证支付和进口押汇项下的支付并不能等同视之。

二者申请的条件不同,信用证要求进口商提供保证金,而进口押汇是以买卖合同项下的货物凭证作为质押,事实上,如果进口押汇是信用证下的延伸,那么二者对于进口商提出的要求完全可以合二为一,而且对于同种支付方式的重复申请,纯属浪费资源,会增大银行的运作成本,完全违背市场经济原则。

按照香河农行的说法,信用证、进口押汇是一个过程的两个环节,既然如此,那么申请开立信用证后,就没有必要再次申请什么“进口押汇”,可是汉德公司却是在信用证快到支付期时,由于无法支付信用证项下款项,再次向香河农行申请进口押汇,这又是何必呢?

4、既然有进口押汇贷款,那么为何从来没有进行过“进口押汇”行为呢?

进口押汇,本身并没有法定定义,一般认为,就是企业用进出口的货物作为抵押,向银行贷款支付进出口的货款,如果能够及时还款,则可以赎回货物。如果不能及时还款,则银行可以处置货物以收回贷款。本案中,《进口押汇合同》第四条约定,“进口货物销货款应用于清偿合同项下债务”

因此,若销货款在进口押汇贷款到期前收回,,因此香河农行债权得以实现,申诉人在销货款同等数额范围内免除保证责任

可是,本案中,银行也从来没有处置过该货物,处分货物的回款也没有向银行归还一分钱,那么何谈存在所谓“进口押汇贷款”呢?

从这些表现可以看出,真正意义上的进口押汇并没有发生显然,所谓的进口押汇贷款是香河农行为了保障自身债权,蓄意设计出来以取代信用证贷款的,其目的就是让申诉人为汉德公司的债务提供保证,这样,在汉德公司不能如期还款时,可以让有偿付能力的申诉人代替债务人履行还款义务。香河农行和汉德公司存在明显的恶意串通,骗取申诉人的保证。

五、结果

经过我们不懈的努力与沟通,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终于做出裁定,认为廊坊市中级人民法院的三份判决均存在错误,因此要求廊坊市中级人民法院进行再审,同时中止原判决的执行。当然,目前再审判决尚未最终做出,但是我们相信必然能推翻原有错误判决,为担保公司挽回损失400万元。

                        北京市理格丰律师事务所 郭玉涛律师

友情链接
我的信箱  |  联系方式  |  刊登广告  |  使用说明  |  豁免条款
京ICP备14000852号-1
保险法律师 电话: 82845471 / 72 手机: 13701162475
Copyright 2006 www.lawyer-guo.com Brilliance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建设:清木源科技
您是本网第 位客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