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首 页 | 本所介绍 | 新闻动态 | 精彩案例 | 保险法领域 | 房地产法领域 | 其他领域
上海旅行社 有机玻璃雕刻
本所介绍

本专业保险律师网站系由北京格丰律师事务所建立,由本所郭玉涛律师负责。     格丰律师事务所一、格丰概况 北京格丰律师事务所(简称“格丰”)于2002年设立于北京,是由一批中国精英律师组成的合伙制律师事务所,致力于为中国精英客户提供全方位的法律服务。格丰律师有着非常丰富的诉讼业务与非诉业务的法律服务...     <查看详情>

当前位置:首页 >> 精彩案例 >> 正文 (返回上页)
精彩案例
 
找到关键点,为客户避免损失600万元
发布时间:2010-07-20 作者:

 

 这个案件中,我们接受保险公司委托,在最高法院诉讼过程中,找到关键点,争取了有利的调解条件,为客户避免了600万元的保险赔偿金损失。

一、本案基本事实

1995年,汪清县满台城水电站工程指挥部为该水电站隧洞工程,向保险公司投保建筑、安装工程险,按照该工程概算投资总额,确定了保险金额为518.3万元。

此外,投保人要求增加塌方险保险责任,按照单价572.57元/立方米结合塌方量计算保险赔偿金。 在特别约定中,增加了塌方险保险责任:“条款之外加塌方险,出险后比例赔款,30%自负,绝对免赔额5000元/次,赔付综合单价572.57元/立方米计算塌方量,一次或累计赔偿限额为414.64万元。”

2006年4月2日,该隧洞工程发生塌方。塌方后,发现存在断层,断层内物质十分破碎。经现场研究对塌方穴采用喷锚支护方法,进行处理,认为已经稳定,遂恢复施工,1996年6月20日,该塌穴再次失稳,共29米的范围内发生大塌方。后经论证,该塌方区域已经无法通过,该隧洞遂按照改变洞轴线绕过塌方穴的方案施工并全洞贯通。

 1997年8月11日,汪清县满台城水电建设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满台城公司”)起诉至延边州中级法院,要求保险公司赔偿保险金394万元及其他损失、费用等共计473万余元。审理过程中,延边中院委托水利部东北勘测设计研究院对事故成因进行鉴定,1997年10月,该院出具鉴定报告,认为系因“没有相应的监测措施,无法预测事故的发生,不能够及时采取安全可靠的支护措施,进而出现了第一次塌方。历时78天,没有引起各方人员的充分重视,仍然采取喷锚支护措施,认为已稳定,恢复施工,终因措施不利,出现无可挽回的第二次大塌方”。

1997年12月,在该院的补充意见中,明确提出“无法确认综合单价572元/立方米,塌方单价应按照国家现行颁布的概预算定额标准及有关规定,结合实际工程情况进行计算”。

1998年3月23日,延边州中级法院作出(1997)延州经初字第232号民事判决书,认定“由于隧洞的施工方未能严格按照施工组织设计的要求进行设计和施工,加之原告(满台城公司)作为发包方,对其所发包的工程管理不严,违反施工设计要求施工,在隧洞塌方后所采取的措施不当,是造成隧洞二次塌方的直接原因,因此被告(保险公司)提出的除外责任的理由得当”。遂判决,驳回满台城公司的诉讼请求。

满台城公司不服,提起上诉,吉林省高院委托水利部水利水电规划设计总院进行鉴定,鉴定结论为“隧洞地质勘察工作符合《中小型水利水电工程地质勘察规范》要求,设计和实施方案总体上讲并无原则性错误”,吉林省高院将此案发回重审。

重审过程中,延边州中院委托对隧洞塌数量进行鉴定,结论为隧洞塌方运出石碴松方19002.31立方米,运出石碴自然方为12419.81立方米。

2000年11月30日,延边州中院重新作出(1999)延经初字第302号民事判决书。基本仍遵循了原一审判决的思路,仍然判决驳回满台城公司的诉讼请求。

满台城公司不服,提起上诉。2002年1月,吉林高院作出民事判决书。认为,隧洞的工程设计及施工方案无原则性错误,保险公司关于免责的主张不能成立。按照12286计算了塌方量,判决保险公司赔偿保险金394.64万元,违约金149.9万元。

保险公司不服,向吉林省高院提起申诉,吉林省高院于2003年3月27日作出(2003)吉民再字第21号民事判决书。 认为,保险单记载塌方险综合单价572.57元/立方米,该价格应包括塌方后发生的出渣、衬砌、锚杆、喷砼等费用,而满台城公司实际上的出渣费用仅仅为24.67/立方米,塌方段共计29米,即便考虑这29米的掘进费用22.8846万元、塌方后所有发生的出渣、衬砌、锚杆、喷砼等费用121.243万元,整个塌方段造成的损失也不过仅仅144.1277万元,刨除绝对免赔额5000元、自负比例30%,满台城公司实际损失也仅仅100.3894万元,判令保险公司承担50%责任,即应承担50.1947万元,由于保险公司已经向满台城公司支付了20万元赔款,经计算,还应再向满台城公司支付30.1947万元、利息13.86048万元、诉讼费33675元,共计47.4226万元。

2008年,满台城公司又在最高人民申诉成功,再审立案,由最高人民法院审理此案。

二、分析

2008年底,保险公司找到我,希望对这个案件进行分析,提出方案。我看了材料后认为,现在经过了将近6年的时间,满台城公司又能在最高人民法院再审立案,应该说其能量还是不可小看, 该怎么应对呢?

我研究了资料,发现:从过去诉讼过程看,保险公司的诉讼思路是认为该隧洞工程的设计存在问题,因此应适用免责条款,免除保险公司责任。为此,进行了复杂的技术鉴定,但是两次鉴定结论相互矛盾,无法定案。

在原吉林省高院的再审判决书中,对此的认定其实是矛盾的。一方面,吉林高院认为鉴定结论互相矛盾,并不好确定设计就一定有问题。另一方面,却认为设计也的确存在一些问题。可是在判决时,既判令保险公司不免责、又判令保险公司免除一半责任,这是一个和稀泥的妥协方案,但是其显而易见的矛盾容易被找到漏洞。如果构成免责情形,则不应赔偿。如果不构成免责情形,则不应不赔偿。这样一半一半的结论,其实并无任何法律依据。现在,我认为不能再坚持原来的思维逻辑,理由如下:

1、免责事由并不充分。

如果保险公司坚持免责,则必须要提出鲜明的证据,表明存在免责情形,但是鉴定结论实际上并不铁板一块,而是互相矛盾,现在若重新鉴定也不可能,因此在事实依据方面,我们并没有很充分的证据,这个对我们不利。

2、法律规定对我们不利

过去的判决书,几乎都不引用《保险法》之规定,这是因为在当时《保险法》颁布不久,无论是保险公司的业务经营、还是法院的司法实践,既无人懂也无人用。但是,本案所涉保险事故发生之日,《保险法》已经颁布了半年,因此本案适用《保险法》之规定毫无问题。而按照《保险法》的规定,免责条款未经保险公司明确说明的,不发生法律效力。可是“明确说明”云云,至今尚不知有什么明确的做法,在1995年缔结本案保险合同时,估计更无人知道、也没有进行过所谓“明确说明”。

可是,现在法院完全有可能考虑这一关键点。如果我们仍然坚持免责条款方案,而法官发现、认定保险公司对免责条款未尽明确说明义务,则完全可以认为所谓的“免责条款”根本无效,那样保险公司就会满盘皆输,所以这个方案在法律上也是非常危险的,只不过以前的法院、诉讼各方没有从这个角度上考虑问题而已。

综上所述,对本案的再审阶段,我们必须要以新思路、新办法来应对。最有把握的方案,就是确定满台城公司的损失标准问题。

    三、进行的工作

接办这个案件后, 我多方寻找对施工现场比较了解的原从事鉴定工作的专家,经了解,原水利部东北勘察设计院已经改制为中水东北勘测设计研究有限公司,原来参与此事的几位老专家,有的退休不知去向,有的已经去世,只有一位王老师还在工作,不过已经调到松辽委工作。经多方寻找,我找到了王老师,向其询问了一些事项和当时的情况。

同时,我又找到已经退休的原水利部水电规划设计总院的另一位王老师,并走访了水利部水电规划设计总院定额站的有关专家,向他们了解了一些情况。

据这些专家介绍和反应,当时他们看到现场的时候,基本已经是整理完毕、建成投入使用的状态,即塌方后的情形他们都没有见到过。

按照当时收集的资料,这个案件所涉及到的两次塌方,都是在同一位置出现的塌方。第一次塌方出现后,的确采用了诸如锚杆、挂网、喷砼、出渣等方式来处理塌方。然而第二次塌方,是整个山体塌方,他们称之为“开天窗”式塌方,已经完全没有任何可能与意义来采取正常的处理塌方方式,甚至于连出渣都已经用不着了,只有另行开辟新的隧洞。也就是说,第二次塌方后,并没有进行什么塌方处理,而是另外开辟了29米或者略多些的隧洞,把原塌方的29米隧洞段绕开了一些,塌方段以外,仍然使用了原规划设计的隧洞线路。

至于怎么会出现每平方米572元的标准,谁都说不清楚,目前石方暗挖的成本,都不超过80元每立方米,何况仅仅处理塌方呢?

 

四、开庭

2009年10月22日,本案开庭,满台城公司称保险事故造成的损失是508.61万元, 造成利息损失是406.47万元,合计为915.08万元。 

对此,我们提出了自己的观点:本案的本质问题是,满台城公司、甚至原审几级法院,根本没有认真考虑本案所涉及的保险价值、保险金额等基础问题,致使其出现了错误的理解。

1、本案所涉保险,不是定值保险,而是不定值保险。

满台城公司依据保险单记载的572元/立方米的标准,再乘以塌方的土方量,得出天价的损失,认为保险公司自然应该按照这个标准进行赔偿。这种算法,有点类似于定值保险的计算方式。

而无论是太保或者法院审理思路,都不考虑572元/立方米的标准,而是先确定满台城公司的实际损失,再确定赔偿数额。这是不定值保险的计算方式。

  我国保险法并没有给出精确的概念,以区分定值、不定值保险。旧《保险法》第四十条规定:“保险标的的保险价值,可以由投保人和保险人约定并在合同中载明,也可以按照保险事故发生时保险标的的实际价值确定 ” 

 而本案中并不是这样, 572元/立方米这个计算标准实际上是由满台城公司确定的,并以此作为投保的条件。但是为何会定出这个标准来呢,则所有人都说不清楚。并且,这个标准与实际情况差距严重,实在不是一个合理的价值数额。

本案中是部分损失,双方、法院也都对满台城的损失进行了实际的估算。况且,保险单记载“一次或累计赔偿限额为414.64万元”,可是任何一方也并没有按照塌方区与隧洞总长的比例计算损失数额。

所以,从任何一个方面看,本案均不是一个定值保险合同纠纷,因此应当按照实际发生的损失来计算保险赔偿金。

2、满台城公司计算的保险金额远远超过保险价值 

 保险价值至今在法律上并没有精确的定义,一般认为是指保险标的在投保时实际具有的价值。本案隧洞总长2431米,造价也不过518.3万元,也就是说其价值最多也就是518.3万元。我们知道,塌方造成的维修损失不应该大于建造隧洞的损失,否则建设单位会另行开挖隧洞而不再维修,本案中申请人就是这么做的。那么若将此隧洞投保塌方险,那么最高的保险价值也就应该是518.3万元。

旧《保险法》第四十条还规定:“保险金额不得超过保险价值;超过保险价值的,超过的部分无效。 ”。也就是说,保险金额应该等同于保险价值,最起码不能高于保险价值,否则就可能出现因保险而额外获利的可能。

 本案保险单中,是如何描述塌方险的保险金额的呢?是这么说的“赔付综合单价572.57元/立方米计算塌方量,一次或累计赔偿限额为414.64万元”,我们初听414.64万元这个保险金额,似乎并没有超过518.3万元的保险价值,其实这是一个认识上的误区、概念被偷换了,这句话恰恰表明了保险金额已经严重超过了保险价值,本案所有问题正是从这里而来。

按照吉林高院作出(2001)吉经中字第45号民事判决书所引用的鉴定结论,仅仅这29米长隧洞塌方,塌方量就达到了12286立方米,照此我们可以计算出每米隧洞的理论塌方量约为423.65立方米。简单算算:

长度

理论塌方量

总保险金额

计算出每立方米保险金额

计算出隧洞保险价值

整个隧洞的标准

2431米

1029893.15立方米

518.3万元

5.03元

518.3万元

申请人计算的塌方部分隧洞标准

29米

12286     立方米

按414.64万元计算

337.48元(若按保险单记载则高达572.57元/立方米

3.475亿元(若按572.57元/立方米计算,则高达5.896亿元

也就是说,这个隧洞的保险价值为518.3万元,如果塌方,那么每立方米塌方量的保险金额应该只有5元钱而已。本案中,虽然保险单中记载了414.64万元这个保险金额,但是这个金额是整体隧洞的保险金额,可是申请人却张冠李戴,将其作为29米塌方隧洞的保险金额。 事实上满台城也没有用这个414.64万金额进行计算,而是按照每立方米塌方量572.57元计算的保险金,这样一下子保险金额就超过真实保险金额120倍,也就是说申请人计算出来的保险金额超过了这个隧洞保险价值约120倍。

打个比方,譬如一个人家财有100万元,他投保了家财保险,保险金额是80万元,如果他的家财在一次事故中全部毁损,则保险公司赔偿其80万元是合理的。可是,假如这个人仅仅打碎了两只玻璃杯,也要求赔偿80万元,并且声称80万元在保险金额之内,那么这个要求就是完全不合理、不合法的了。

这就是本质问题所在,保险单记载的572.57元标准其实无效。如果按照这个计算标准计算赔偿金,那么满台城公司将额外获利将近120倍,这显然是严重违背保险法之补偿原则的。

3、即便满台城公司的损失超过了414万元,也不能要求这样的赔偿

在开庭过程中,满台城公司拿出了一大堆的费用清单,声称这29米塌方隧洞的损失,岂止是414万元,实际上已经高达700万元之多,以此证明其要求414万元的保险赔偿金是合理的。

对此我们认为,其损失究竟是多少,不是其拿出几本费用清单就可以证明的,而是应该经过司法鉴定。本案中,法院委托了延边朝鲜族自治州诉讼证据科学技术研究所天平司法技术鉴定中心,对塌方量进行了鉴定,并结合相关定额,计算出了塌方给满台城公司造成的损失。而满台城公司对此并没有提出什么异议,既然如此,又如何能随便变更其损失的数额呢?

不过根本问题不在于此,假设满台城公司因29米隧洞塌方造成的损失大于或者等于414万元,譬如真的就是高达700万元的损失,那么其能否要求414万元的保险赔偿金呢?也是不能的。

这是因为,如果29米隧洞塌方的损失就高达700万,请问整个隧洞2431米整体塌方又会造成多少损失呢?计算后竟然是5.86亿元之多。可以理解为,就塌方险而言,这个2431米隧洞的保险价值就高达5.86亿元,可是保险金额是多少呢?414万元。保险金额与保险价值的比例是千分之七,也就是说满台城公司是不足额投保。

依据旧《保险法》第四十条规定:“保险金额低于保险价值的,除合同另有约定外,保险人按照保险金额与保险价值的比例承担赔偿责任”,假设满台城公司这29米隧洞塌方的损失是700万元,就算不考虑任何扣除因素,按照千分之七比例计算,保险公司应赔偿其多少呢?4.9万元而已。

 本次诉讼过程中,满台城公司提出了高达406万元的利息损失诉求,理由是该公司曾向银行贷款1000多万元,至今没有还清,因此欠了银行一堆利息债务,要求保险公司予以赔偿。

这个逻辑的确令人匪夷所思,满台城公司欠银行的贷款债务,与保险公司何干?实在找不到要求保险公司替其还债的理由。

本案中,在保险事故发生后,在没有进行相关定损前,保险公司就急客户之所急、想客户之所想,向满台城公司支付了20万元保险金。待本案经过多次审理后,终局性的(2003)吉民再字第21号民事判决书判令太保不仅向满台城公司支付保险金,还要支付自1996年1月28日至该判决执行之日止的利息,而这些均已由太保向满台城公司支付。

因此,太保已经完全履行了保险赔偿义务,并无过错,所以根本不应该再承担其他所谓利息、违约金等项目的赔偿支出。

五、结果

 经过大量、艰苦的工作,经报请保险公司及总公司同意,这个案件也通过最高人民法院承办法官多方协调,最终已经调解结案。调解内容是,保险公司再向对方支付300万元,本案彻底终结。

后来,我与对方的代理律师谈判时,对方明确跟我交底,他们这个案件是通过一些渠道,施加了很大压力才想办法做成的,本来觉得有必胜的把握,所以一下子要求赔偿900万元,并且坚不松口。但是我方经过反复努力, 现在达成这样的结果,他们也觉没有想到。

这样的结果,其实是个实际、妥协的结果,虽然不能像想象的那样不再出钱,可是也避免了极有可能出现的900万元损失,两相比较,算是避免了600万元损失,算是大家都能接受和满意。

友情链接
我的信箱  |  联系方式  |  刊登广告  |  使用说明  |  豁免条款
京ICP备14000852号-1
保险法律师 电话: 82845471 / 72 手机: 13701162475
Copyright 2006 www.lawyer-guo.com Brilliance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建设:清木源科技
您是本网第 位客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