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首 页 | 本所介绍 | 新闻动态 | 精彩案例 | 保险法领域 | 房地产法领域 | 其他领域
上海旅行社 有机玻璃雕刻
本所介绍

本专业保险律师网站系由北京格丰律师事务所建立,由本所郭玉涛律师负责。     格丰律师事务所一、格丰概况 北京格丰律师事务所(简称“格丰”)于2002年设立于北京,是由一批中国精英律师组成的合伙制律师事务所,致力于为中国精英客户提供全方位的法律服务。格丰律师有着非常丰富的诉讼业务与非诉业务的法律服务...     <查看详情>

当前位置:首页 >> 保险法司法解释 >> 正文 (返回上页)
保险法司法解释
 
10月17日阶段性研讨会简报
发布时间:2007-07-27 作者:

10月17日阶段性研讨会简报
 
    2003年,本所在北京港澳中心承办《保险法》司法解释阶段性研讨会。
参会代表包括最高人民法院研究室、北京市世联新纪元律师事务所、华泰保险公司、太平洋财险公司、平安寿险公司、出口信用险公司、中国再保险人寿险公司、外资光大永明保险公司、外资法国安盛公司北京代表处等机构和公司的同仁。
会议主要探讨的话题有如下几个:
 
一、  口头合同问题,投保人交费与保险合同成立的关系问题
与会的各位同仁基本上不认可存在口头保险合同形式,很重要的一个理由是,保险合同中存在着免责条款,而免责条款必须要向投保人明确说明,并且这种说明要以可知的方式表现出来。
如果存在口头合同的话,所谓免责条款很难存在,也谈不上什么说明义务了。
基本上,大家倾向建议不要在司法解释中确认存在着口头合同。
关于交费与保险合同成立的关系问题,大家自然地谈论起广东信诚保险公司案件,是不是只要投保人交费,保险合同就成立、保险责任就开始呢。
大家对此争论的比较厉害,一部分同志认为,投保人先交费是国际惯例,交费以后保险人还要经过必要的核保程序才能决定是否承保,即便是决定承保,也不都是立刻承担保险责任,有些险种需要有几十天的观察期后才开始保险责任,所以,如果投保人交费就意味着保险人需要承担保险责任,就说明存在着口头保险合同,就是强制承保。保险人就可能面临比较大的风险。
另一种观点认为,所谓国际惯例,谁也拿不出来。要求投保人先交费,实际上完全是保障保险人的利益,打消投保人后悔、改投保的念头。如果要求投保人在双方并没有任何合同关系的情况下缴纳保费,那么保险人占有该部分保费就没有法律依据,并不公平。收取了合同对价后,决定不承保就是不签订合同,这也是不合理的。
还有一种观点认为,可以在这个阶段出具暂保单,对于保险金额进行必要限制,以保障双方的利益。
经过争论,大家普遍认识到,讨论这个问题的根本出发点应该如何平衡保险人、被保险人的权利,任何一方不应该地占有有利地位都可能导致不公平。此外,还要搞清楚是法律大于行规、还是行规大于法律,如果一些行规确实不合理或者没有法律依据,则应该受到法律的限制。
这样,大家逐渐可以接受收取保费则保险合同成立、保险合同不成立则不应该收取保费的观点。
 
二、  无争议条款和不可争议条款问题
大家探讨中认为,如果无争议条款非常宽松的话,则很可能引发投保人的道德危机,例如现在常见的带病投保问题就非常严重。但是如果取消无争议条款,则有可能引发保险公司的道德危机,设若一个人带病投保存活了十年,最后发现,保险公司解除保险合同、并不退还保险费,则对投保人过于不公平。
所以,无争议条款应该设立,但是经过的期限应该比较切合实际,2年的期限有些过短,8年又似乎太长了,5年的经过期限也许比较适合中国国情。依据是在医学实践上,治疗后存活五年即可被视为治愈。
 
三、  保险合同的转让、质押等问题
大家认为,实际上并不存在保险合同的转让,而应该是保险单的转让、质押,这一点可以在《海商法》上找到出处。
 
四、  保险人理赔时间期限是否应该明确规定
大家普遍认为,应该就保险人理赔时间期限明确作出限制,否则会导致保险人长期不作出理赔决定的局面,不利于受益人、被保险人权益的保障。
然而具体的期限实在难以确定,有的保险事故几个小时就可以确定理赔问题,有的则需要相当长的时间才能完成起码的调查工作,例如“五七”空难等重大保险事故。所以很难统一规定一个时间值。
有的同志提出,结合《保险法》的规定,理赔的期限应该超过60日,否则就会和《保险法》相冲突。
 
五、  近因原则是否应该明确阐述
大家认为,近因原则是《保险法》至关重要的原则,必须要在司法解释中做出规定,但是近因原则只是原则,具体实践中千变万化,很难准确地描述和界定。因此最好不要在司法解释中明确、细致地阐述近因原则的具体应用。
 
六、  保证保险合同的性质、法律适用、争议的解决问题
这个问题引发了鲜明的争论,观点差别很大。有的同志坚持认为,保证保险的本质是保证,而有的同志认为,保证保险本质上是保险的一种。
认为保证保险的本质是保证的理由是,保证保险不是依据大数法则原则操作的,原则上保险人理赔后仍然可以向债务人追偿,所以在理论上并不是转移风险的过程,而是保障债权人快捷性受偿的过程。只是因为这是保险公司提供的保证,所以才以保险的形式出现。实质上还是一种保证而已,信用保险、出口信用保险的本质也都是如此。
相反,认为保证保险本质上是保险的理由是,如果认为保证保险本质是保证,就会抹杀保证和保险法律关系之间的差别。一般的保证过程中,被保证人并没有向保证人如实告知的义务,而保证保险中,保险人却可以以此为由拒绝赔偿。说明两者之间存在重大差别。
经过争论,大家比较倾向于保证保险本质上是一种保证法律关系,但是却受到特别法《保险法》的制约、调整,由保险合同规范之。
 
七、  团单可否改为个体保单
大家认为,团单改为个体保单的麻烦非常大,因为团单和个体保单的费率差别很大,如果赋予投保人这样的权利,则很可能在投保时候采用团单的优惠费率,然后很快改为不同的个体保单,这样会严重损害保险公司的经济利益。
有些保险公司在设计团单业务的时候,就已经对团单转个单进行了考虑和安排,例如有些专门设立了特别账户等。这是允许的,但是这是协商的过程,也是事先周到的安排。如果允许投保人单方有权将团单改为个单,就会对交易秩序产生不利影响。
                北京市世联新纪元律师事务所   郭玉涛律师

友情链接
我的信箱  |  联系方式  |  刊登广告  |  使用说明  |  豁免条款
京ICP备14000852号-1
保险法律师 电话: 82845471 / 72 手机: 13701162475
Copyright 2006 www.lawyer-guo.com Brilliance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建设:清木源科技
您是本网第 位客人